關於部落格
你我他
  • 7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幸福如水,一直環繞在你身邊

 是的,不用高處尋,不用向上攀,低頭,順眉,珍惜自己已經擁有的,你會發現,幸福如水,一直環繞在你身邊。
窗外,夏如一朵花,熱烈荼靡。
即使在家的日子,我也會按時起床,洗漱完畢,穿戴整齊,開窗開門,把自己安置在書桌前。氣溫一點點升高,時尚polo衫並不影響隱藏在悶熱空氣中的風,由東至西穿過整個房間,拂過身體的時候,我聽到了樹葉沙沙沙的抖動聲,比空調房滲進骨頭裡的涼不知要舒服多少倍。
看書累了,我會和桌上的“朱錢錢”說話,或者什麼也不說,只是靜靜地看著它。它是一盆仙人球,我家唯一的綠色植物,已經陪了我兩年。花盆最初是簡易塑膠的,白得了無生趣,終於遭我嫌棄,換成彩色陶瓷。穿了新衣的朱錢錢大概也心生歡喜,不幾天竄高了一截,密密的綠上發出許多新枝丫,碎碎的,圓嘟嘟的,可愛之極。
白天的光陰過得飛快,一本好書,二三電影,幾段相聲,不經意間時針仿佛被偷偷撥快了好幾圈。五點整,我準時出門,步行二十分鐘,到離家兩站遠的幼稚園接妹的女兒放學。
只有那個時候,我才能真真切切感覺到夏的驕縱,悶熱,潮濕,身上黏黏的起了一層汗。拐彎的街角,瑜伽館的小丫頭照例在那發宣傳單,我笑笑,擺手,徑直走過。到幼稚園,要過兩條大馬路,我總是小心翼翼地夾在人群裡,抑鬱症等綠燈亮起,隨著人流車流急匆匆走過。
喬喬的老師早已認下我,不再給妹打電話確認,微笑著把喬喬交給我,在喬喬說聲“老師再見”後,我們娘倆手拉手歡歡喜喜地離去。院子裡,陽光正好,家長們兩人一對,三人一夥,站在樹蔭下納涼,孩子們圍著一個圓形的滑梯玩得不亦樂乎。不用低頭看,我也知道,喬喬的大眼睛正放出喜悅的光芒,對我說:大姨,我也想玩滑滑梯。依照慣例,我問她:玩幾次?她紮起一隻小手的兩根手指頭,想想不對,又加了一根,說:三次。我說聲好,她立馬像只蝴蝶一樣輕盈盈地飛撲過去,連爬帶攀地就上了滑梯。我守在旁邊,看她齊耳的短髮隨著輕快的腳步一上一下的擺動,我想起了月月小時候,也是這樣,對什麼都覺得新奇,對什麼都覺得好玩,只要我的眼睛落在她身上,她就能一直開心地玩下去。
回家路上,如果留心,會碰到螞蟻和蜈蚣,在青石磚上慢悠悠地爬行著。我指給喬喬看,喬喬先是驚恐地退縮著,睜大眼睛,在我的鼓勵下,又蹲下身子,邊看邊問我:大姨,這是啥?我教她一一辨認,小傢伙竟然樂得笑出聲來,說真好玩。
有時候,她也會耍賴,說走不動。我問她:背還是抱?她歪起小腦袋,想了想說:大姨抱我!我蹲下身子,抱起她,假裝很吃力,她立馬抱著我的脖子,在我嘴上親一下。這個吻已經成為我和她之間的約定,只要我抱她,她就會親我,牛欄牌回收就像大力水手的菠菜,及時給我補充抱她的能量。有時親完,她還會主動問我:大姨,香不香?如果我說不香,她會繼續親,直到我表示肯定地點點頭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