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你我他
  • 7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為自己豐富多彩的一生含笑

人生一世,草木一春,來如煙雨,去似微塵。珍惜時光,善待生命,也許轟轟烈烈,可能平平淡淡。苦也好,甜也罷,雖說一帆風順是一種幸福,但又有誰會說跌宕起伏,天台玻璃屋充滿風風雨雨的人生不壯美呢?
 
記得蘭德寫過一首詩----《生與死》:
 
我和誰都不爭,
 
和誰爭我都不屑,
 
我愛大自然,
 
其次是藝術,
 
我在生命的火前,
 
烘烤著雙手,
 
生命的火萎了,
 
我也準備走了。
 
“和誰都不爭” ,有的人理解為消極,有的人理解為超脫。這些都沒什麼,事情本身就沒有絕對的對與錯,如新nuskin產品就像莊子對顏色的認識一樣:“天之蒼蒼,其正色耶?”(《逍遙遊》)——“蒼蒼”只是絕大多數人對天顏色形成的共識,而這種共識是經不起推敲的,就像色盲看到的顏色和正常人不一樣。所以有時候怎麼理解一件事,或許所謂的錯與對已經變得無關緊要了。在這首詩裡滲透出來的超然脫俗讓人折服,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真能達到那樣的境界,人生一定少有煩惱,多是豁達開朗。人應該怎樣活著才能幸福是最應該思考的,然而大多數人忙碌了大半生甚至一生,也只是只顧埋頭走路,不曾停下思考人生,反思自己,未嘗不是一種遺憾!
 
史鐵生曾經說過,“人一出生,‘人為什麼而生’就不應該是一個應該討論的問題”。在這個浮躁喧囂的世界,一個極易迷失方向的世界,為自己尋找一片憩靜之地已經成了難事,不是沒有憩靜的所在,而是根本不給自己這樣的機會。如今靜默獨處可能已經成了一種奢侈。當然,鑒於每個人的人生觀價值觀的不同,不能說這樣的人生不幸福,畢竟有的人視忙碌為生命中極為重要的一部分。不管怎樣,在自己即將離開時,回想過去,能夠不悔恨,不愧疚就夠了,評價自己的人生是否成功,是否幸福,其他人都沒有權利。
 
在科技高度發達的現在,nuskin 如新也不乏太多的人將自己的人生交給命運,交給“天”。
 
從“命”字不難看出,是:“口”與“令”組成的,接收口令就是命。接受別人的口令是從命,接受上天的口令是天命,接受自己的口令才是自己的命。自己的命,不是上天註定的。人的一生不是上天安排的過程,而是一步一步證明命的過程,當然“命”與“命運”是不同的,“運”是天時。自己的命運要靠自已去把握,去創造,不是天,更不能是其他任何人。
 
人生一世,草木一春,來如煙雨,去似微塵。珍惜時光,善待生命,也許轟轟烈烈,可能平平淡淡。苦也好,甜也罷,雖說一帆風順是一種幸福,但又有誰會說跌宕起伏,充滿風風雨雨的人生不壯美呢?
 
古往今來,寒來暑往,“千古風流人物”已經“都付笑談中”。不管是誰都無法逃脫最終的命運,“‘死’是必然要降臨的節日”對於死亡,有的人充滿了驚恐與不安,有的人淡然處之,上至擁有萬里河山的君王,下至黎民百姓,人類對死亡的認識充滿了悲情,人們熟知的唐太宗,王羲之都為此付出了過於慘重的代價。反觀莊子,倒是令人傳頌。莊妻死的時候,莊子是鼓盆而歌的,鄰友不解,問起緣由,莊子的態度是:死亡時是必然經歷的過程,只是物質換一種存在的方式罷了。蔡氏選的《莊子說》最後一篇故事是《莊子快死了》故事說,莊子快死時,弟子們商議如何厚葬他。莊子道:“那又何必呢?我死後,用天地做棺槨,用日月為雙壁,用星辰做珠璣,香港如新用萬物做禮品,還有什麼葬儀比這更好的呢?”弟子們擔心:這樣做老師會被烏鴉、老鷹吃掉啊!這時莊子說:“在地上會被烏鴉、老鷹吃掉,你們為什麼要把我從烏鴉老鷹嘴裡搶過來給蛄螻螞蟻吃掉呢?”故事用奇想表明他把死亡看作是“一種自然肉體的消散、變化交給大自然處理”的一種豁達的心態。
 
生就像初升的太陽,光芒萬丈,耀眼奪目,死猶如夕陽西下,也是殘霞萬里。每個人在出生的時候都在哭,而愛你的人在笑,行將就木時,愛你人在哭,而自己應該為自己豐富多彩的一生含笑……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